陳純美2017夏蟬-和服收藏展

8/3-8/28台中天目城3F
在台中從事珠寶生意的陳純美,熱愛日本的和服,二十多年來,陸續添購的和服、腰帶和配件,多達數百件,所花的錢,足以在台中買下一間豪宅。
陳純美從小就是「哈日族」,年輕時到大阪念書,一次偶然機會,在一個茶道表演的場合,被日本老師身上的和服「電」到,從此成了標準的和服迷。 當時她買的第一件和服,高達160萬日幣,20多年下來,她收藏的百餘件和服,少則萬元,多則數十萬元,花費十分可觀。
和服的類型很多款式,每一款和服都有它的意義,簡單辨別可從和服形式、場合、季節、質地、出產地、製作加以區別。包含了多種的穿戴,「小紋」、「色打掛」、「白打掛」、「色無地」、「黑留袖」、「訪問著」到「浴衣」等,各種不同場合穿著的夏服、冬服,幾乎應有盡有。還有各式各樣手工刺繡的腰帶,也不下百餘條,連同包包、鞋子、枕頭巾以及其他的配件,多達數百件。陳純美提到電影「灣生回家」劇中的主人翁家倉多惠子女士,去年訪台時,被陳純美熱愛和服的精神感動,將最鍾愛的和服,送給這位臺灣後輩。
陳純美(AMY)收藏的和服,只有在練日本舞時穿,從未公開展出,當臺灣龍城書院院長賴慕芬找上門時,她足足考慮了二、三個月才首肯,而且花了一個多月整理、佈展。
次次展出的主題「夏蟬」是蟬一生大部分時間蟄伏在地,經過多次蟬蛻直到羽化,大自然交給他的使命,就是孕育下一代,讓一切得以傳承。夏蟬和服收藏展,不光只是美的欣賞,更是傳承的延續!精美的和服以及巧奪天工的手工腰帶,發出迷人的魅力,讓您感受日本傳統服飾之美。
展出地點:台中市南屯區五權西路二段957號
< <和服歷史>>
日本和服源於平安時代(794-1185)上流貴族多層次穿搭的裡衣「小袖」,在當時亦是一般庶民的衣著。
桃山時代(1573-1603)富裕的商人及庶民興起,開始出現各種裝飾精緻華美的小袖。
江戶時代(1603-1868)小袖成為日本各階級的主要穿著,等同今日的和服,也就是「KIMONO」。
白無垢
室町時代(1336年-1573年)傳承下來的傳統服裝, 從室町時代起開始,是上級武士家庭的結婚禮服。也是附有歷史的日本傳統衣裳。白色除了有純潔的心意之外,日本將白色視為尊重、神聖的顏色,新婦穿上白無垢代表從今以後受夫家的管教,等待丈夫為她的人生添上色彩。
「懐劍」為武士家的婚禮習慣,表示新娘的心境:「即便是女人,在危急時也有能力自我保護 。
角隱(新婦戴的帽子)除了有神聖、除厄防災的用意,更代表新婦除去在娘家的壞習慣,接受夫家規範。
白打掛
素雅高貴,美麗無邪。
新婦衣裳最外層的外衣,裙擺很長拖地一般只用在婚禮入場及拍攝上。
色打掛
多以華麗為主,繡上鶴、牡丹花、菊花…等,吉祥象徵花樣。
新婦套在最外層的外衣,裙擺很長拖地一般只用在拍攝上。
日本舞踊,舞台表演者也常用到。
振袖
在日本二十歲女孩成年禮必備服裝,未出嫁女孩也可穿著振䄂出席婚禮或重要Party,以前只有未出嫁女孩才可穿,現在則准許藝人舞台上表演或節目主持人也可穿著。
黑留袖
適合在婚禮上穿著,岳母或是婆婆在婚禮上必備的服裝,雙方父母親的姐妺也是穿著同樣的黑留袖禮服。
領口、裙擺跟其他和服不同,多縫一層代表喜事重重。
另一種特例是在表演舞台上的舞者。
小紋
一般適用於跟平輩用餐或小聚會時穿著,沒那麼慎重但也不失禮。
訪問着
己婚女子拜訪長輩,或出席重要場合時的穿著以示尊重對方。
色無地
適用於出席茶道聚會或插花學習時穿著,以素雅為主,代表的跟隨老師學習修身養性,整件衣服除了家紋沒有任何花樣。
浴衣
迎神賽會或是煙火節時的打扮,都在夏天時穿著,天氣很熱裡面不用再穿另一層內衣是跟和服最大的區分,也不用穿襪子以輕鬆為主。